在南方,没有羌族佛像高戈的韵律,梅花在枯黄的枝叶间盛开。

发布时间:2021-01-10 20:01:12

来源:黄山城市网

在枯黄的枝条之间,绽放着红色的李子,微笑着,仿佛是世界上美丽之神的手印。

在触摸视觉画面的那一刻,一种真诚的愉悦和冷静出现了,莫名其妙的喜悦在心中涌起。

南武强佛国画高戈的韵律

梅花枝条,墨雅透明,用笔松而辛辣,飞白笔触似无意,但以纸背的力量,雄伟的笔触和墨的龟裂染色,使这些构成枝条的框架结构显得厚实多彩,展现了中国画独特的魅力。

一抹温暖的黄色呈现在枯枝上,滴下的黄色是透明的。在树枝的颜色之后,笔墨书写的纹理不仅没有减弱,反而增加了虚拟和真实的对比线。墨不藏色不妨碍墨中国画的特色,在这里没有办法添加。同时,温暖的黄色渲染,除了加强枯枝的特征外,还与红色梅花形成互补对比,使梅花的颜色更加美丽和奇特。

枯黄的枝条或垂直或倒置,分布在图片的左右两侧,而左下角则构成了画面的前景,其构图似乎是两扇窗户的开启,窗外的风景,春天的气息,梅花的芬芳,以及鸟鸣的歌声。

高戈的韵律

最震颤的是这些梅花,花的颜色既柔和又美丽庸俗,人们突然想到古典美的轻盈构成,它的音色、把握都很到位。花瓣形状不同,排列上堆积着三簇五错,虽然花是垂直的、水平的,但不是随意的组合和有序,前后的空间都是空的。梅花的枝条特别是以技巧为基础的,花枝的绘画就像书法。花和枝的笔迹就像一只印章,线条的质量极高。

在画的底部,有一点墨水,这些看似随意的笔迹结合在一起,孕育出一片生机勃勃的土地,仿佛梅园就在这片土地上。

纵观整个画面,笔的使用极其简单,几笔似乎是数不胜数的,但人们的感觉似乎已经进入了数千万朵花的李园。红梅在我眼前,像一个活泼可爱的婴儿,在春光中嬉戏,很难说哪一个最漂亮。但是,在严冬艰苦的生活中,磨练过的地方,它的脸却闪闪发亮。由于对光的追求,他们忽视了严寒冬日的凉爽,无论是狂风咆哮,还是满天霜雪,这些娇生惯养的美丽孩子总是对世界发笑。

高戈的韵律

看这幅画的取回和指纹印,我们知道这幅画的名字是高戈的韵律,作者是南武强佛。

真、善、美的境界!生花的美妙笔,把心灵的美吸引到画的其余部分。

文/徐孔光